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國家政策】發改委印發糧食物流業“十三五”發展規劃 提七大任務

《糧食物流業“十三五”發展規劃》

前言

糧食物流業是糧食行業發展的基礎支撐性產業。發展糧食現代物流,建立高效、暢通、節約的糧食現代物流體系,對提高糧食流通效率,減少糧食損耗,降低流通成本,促進產銷銜接,加快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國家糧食宏觀調控能力,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具有重要意義。發展糧食物流業,需堅持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貫徹落實“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三大戰略;注重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注重應用現代產業組織方式,注重物流技術創新、業態創新和品牌創新。

依據《物流業發展中長期規劃(2014—2020年)》

《糧食收儲供應安全保障工程建設規劃(2015—2020年)》

《糧食行業“十三五”發展規劃綱要》等,編制本規劃。

一、發展環境

(一)發展現狀

“十二五”以來,隨著我國現代物流業健康快速發展和“糧食收儲供應安全保障工程”全面實施,我國糧食物流業發展較快,糧食現代物流體系初步建成。

——糧食物流總量快速增長。糧食物流總量由2011年的3億噸增長到3.65億噸,其中省內糧食物流量由1.5億噸增長到2億噸,跨省糧食物流量由1.5億噸增長到1.65億噸1。

——“北糧南運”的糧食物流態勢更加突出。東北通道糧食年流出量約5000萬噸,主要品種是玉米、稻谷(大米),主要流向華東、華南、華北、西南和西北地區;黃淮海通道年流出量約6000萬噸,主要品種是小麥,主要流向華東、華南、西南和西北地區;長江中下游通道年流出量約2400萬噸,主要品種是稻谷(大米),主要流向華東、華南、西南地區;華東沿海、華南沿海通道年流入量約4900萬噸,京津通道年流入量約905萬噸,西南通道年流入量約2900萬噸,西北通道年流入量約1800萬噸。

——糧食物流節點覆蓋面進一步擴大。建成了一批覆蓋主要糧食生產和消費區域、具備一定輻射能力和示范作用的物流節點和糧食物流園區,節點的集散功能進一步完善,有力促進了產銷銜接,帶動了當地糧食產業經濟發展。

——運輸方式多元化發展。糧食跨省運輸中,鐵路運輸占比約50%,水路運輸約40%,公路運輸約10%。汽車散糧、內河船舶散糧運輸比例穩步提高,散糧火車入關試點逐步開展,集裝箱散糧運輸快速發展,糧食物流成本進一步降低,糧食流通效率不斷提升。

——高效糧食物流裝備及技術推廣應用。集裝單元化等糧食物流技術開始應用,多點犁式帶式輸送機等節糧減損裝備逐步推廣,公鐵水多式聯運銜接技術得到提升,有力支撐了糧食流通現代化發展。

(二)突出問題

糧食物流業發展總體水平不高,基礎設施網絡尚不完善,信息化、標準化程度較低,物流成本高、效率低的問題仍比較突出,與我國糧食生產流通總量不相適應。

——系統化運作的機制尚未形成。糧食物流運作條塊分割,支持糧食物流持續健康發展的政策體系尚不完善,上下游產業之間、地區之間的物流銜接不暢,供應鏈尚未形成,物流運營管理模式落后,糧食物流系統化、一體化水平亟待提升。

——通道發展不平衡。東北流出通道的水路外運能力局部過剩;華東沿海、華南沿海流入通道糧食分撥能力不足,中轉設施有待完善;西南、西北通道關鍵節點少,基礎設施薄弱。

——散糧設施不完善。部分關鍵節點、糧食物流園區散糧接發設施落后、接發能力不足,不能適應散裝化運輸作業需求;多數內河糧食泊位專業化水平低、作業條件差;鐵路散糧入關尚處 于推廣階段,散糧火車主要在東北地區運行,影響跨省散運比例的提高。

——標準化程度低。糧食物流標準體系不完善,糧食物流各環節的設施、設備、運輸工具標準不匹配、不銜接,物流信息采集內容不統一,交換標準尚未建立,制約了糧食物流效率提升,影響了糧食物流系統化運作。

——信息化水平低。信息化手段在糧食物流活動中尚未得到廣泛應用,糧食物流信息采集程度低,共享機制不健全,與公共物流信息銜接不暢通,糧食物流資源未能在信息化基礎上實現高效配置,信息技術對糧食物流的支撐和引領作用尚未充分發揮。

(三)面臨環境

——糧食安全新戰略的深入實施為糧食物流業發展帶來新機遇。“十三五”時期,隨著“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產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的國家糧食安全新戰略的進一步深入實施,糧食物流業將在進一步保障“北糧南運”等通道順暢,統籌利用國內國際兩個糧食市場,建設糧食物流進出口通道,促進國內供求平衡等方面面臨新的機遇和挑戰。

——糧食市場化改革為糧食物流業發展注入新活力。“十三五”時期,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五大任務將全面展開,糧食行業面臨糧食價格形成機制、糧食流通和收儲體制機制改革。

糧食工作將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逐步加快玉米“去庫存”,切實增加有效供給,加快構建與改革相適應的糧食宏觀調控體系,為糧食物流業長遠發展奠定良好基礎。

——糧食產業發展對糧食物流業發展提出新要求。“十三五”時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城鄉居民收入快速增長,生活水平逐步提高,消費結構不斷升級,對綠色優質糧油的需求日漸旺盛,將進一步促進糧油食品加工業加快產業結構調整、產業布局優化和產業集群發展。傳統的糧食物流運作模式已不能適應新形勢需要,迫切需要建立完善、便捷、高效、安全、綠色的糧食物流體系。

——信息化發展為糧食物流業發展增添新動力。“十三五”時期,信息化與新型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深度融合,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等信息技術應用更加廣泛。糧食行業將推動信息技術在糧食收購、倉儲、物流、加工、貿易等領域的廣泛應用,以信息化引領糧食從生產到流通的現代化,促進糧食物流業突破傳統理念,改造傳統物流模式,整合資源,發展糧食現代物流。

——交通基礎設施條件改善為糧食物流業發展創造新環境。“五縱五橫”綜合運輸通道相繼連通,快速鐵路網、高速公路網加密拓展,鐵路的區際快捷大能力通道和面向“一帶一路”國際通道逐步形成;港口整體格局日益合理,江海直達和多式聯運進一步推進,區域港口一體化發展成為趨勢。交通基礎設施的完善為糧食物流業發展提供了良好環境,必將促進糧食物流新格局的形成。

二、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全面貫徹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精神,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緊緊圍繞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牢固樹立和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以糧食物流系統化、一體化運作為方向,以提升物流節點和園區設施現代化水平為手段,以先進技術應用為支撐,以完善糧食物流通道為重點,進一步健全支持糧食物流業發展的政策體系,加快提升糧食物流業發展水平,著力提高糧食物流效率,降低糧食物流成本,深化產銷銜接,促進糧食產業轉型升級,更好地保障國家糧食安全。

(二)基本原則

——政府引導,市場主導。充分發揮市場在糧食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遵循市場需求,強化企業的主體地位,政府做好規劃設計,在政策、標準等方面給予引導扶持,共同促進糧食物流快速發展。

——統一規劃,突出重點。統籌生產與消費、近期與長遠、中央與地方、產區與銷區、國內與國際等關系,與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等規劃、政策相銜接。突出重點線路,建設重要節點,提高糧食物流信息化與標準化水平,切實提升糧食物流效率。

——深化改革,完善體制。深化糧食流通領域相關改革,形 成部門、地區、企業共同促進物流業發展的合力,建立有利于資源整合、優化配置的體制機制和政策環境,充分發揮大型糧食企業在糧食物流發展中的引領作用。

——科技支撐,創新驅動。推進糧食物流科技創新突破,進一步推進產學研用相結合,堅持高標準、高起點,廣泛采用物流新理論、新技術,注重用綠色、生態技術改造糧食物流業,大力提高糧食物流的科技含量。

——多元籌資,加大投入。針對糧食物流設施建設基礎性、戰略性和公益性的特點,充分調動地方、企業和社會力量等各方面的投入積極性,根據需要由中央投資給予適當引導,多渠道籌集建設資金,提高資金使用效率。

(三)發展目標

著力打造產銷區有機銜接、產業鏈深度融合、政策銜接配套、節點合理布局、物流相對集中、經濟高效運行的糧食現代物流體系,實現糧食物流系統化、專業化、標準化、信息化協調發展。

——系統化水平顯著增強。設施網絡化、運作一體化水平大幅提升,糧食物流高效率、低損耗、低成本運行,形成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型綜合糧食物流企業(園區)和糧食物流服務品牌,糧食物流集聚發展的效益進一步顯現,對糧食產業經濟發展的支撐進一步加強。

——專業化水平明顯提升。快速中轉倉型、基于橫向通風的平房倉配套快速進出倉技術、集裝單元化新技術、專用運輸工具 和先進散糧接發設施等物流新裝備、新技術、新工藝廣泛應用。

——標準化水平逐步提高。糧食物流設施及裝備標準銜接匹配程度明顯提高,鐵水聯運、公鐵聯運在標準匹配的基礎上更加順暢。糧食物流設施建設、運營管理、信息技術標準化與兼容水平逐漸提高,糧食物流標準體系基本建立,標準化水平大幅提升。

——信息化水平跨越發展。完善基層企業的糧食物流信息管理系統,建設若干示范性企業物流信息管理系統,推動全國和區域性糧食物流公共信息平臺建設,逐步實現公路、鐵路、水路和航空運輸的信息共享,促進糧食物流和電子商務融合發展,提高糧食物流運營水平和組織化程度。

“十三五”時期,圍繞“一個體系、一套標準、一個平臺”的建設目標,重點實施“點對點散糧物流行動”、“降本增效行動”、“標準化建設行動”三大行動,促進糧食收購、倉儲、運輸、加工、銷售一體化融合發展。

三、主要任務

圍繞“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三 大戰略,大力推進東北、黃淮海、長江中下游、華東沿海、華南沿海、京津、西南和西北八大糧食物流通道建設,突出大節點,強化主線路,重點完善和發展“兩橫、六縱”八條糧食物流重點線路,重點布局50個左右一級節點,110個左右二級節點,推動火車散糧運輸系統工程、港口散糧運輸提升工程建設,形成節點層次清晰、線路結構優化、通道發展平衡的糧食現代物流格局。

(一)完善現有八大通道

建設充分整合利用八大通道現有資源,優化物流節點布局,推動糧食物流向主要線路和節點聚集,促進糧食物流規模化運營,實現公鐵水多式聯運和多種裝卸方式的無縫銜接,提升接發效率,深化產區與銷區的對接。

東北通道重點以東北港口群、戰略裝車點為支撐,依托重點線路和優勢產區(含加工集聚區),完善散糧集并發運設施和集裝單元化裝卸設施,著力提升鐵路散糧(含集裝單元化)入關外運能力。對接華南、華東、長江中下游地區,主要發展鐵水聯運、公水聯運和鐵路直達運輸;對接西南、西北地區,主要推進鐵路集裝單元化運輸。

黃淮海通道重點發展散糧火車、鐵路集裝單元化運輸,完善鐵路接卸設施,彌補糧食鐵路運輸短板,進一步推進汽車散糧運輸和面粉散裝運輸,適度發展內河散糧運輸,加強大型糧食加工企業物流設施建設,形成多元化運輸格局。提升承東啟西、連南貫北能力。對接京津地區,發展汽車散糧(含集裝單元化)運輸;對接西南、西北地區,發展鐵路集裝單元化運輸;對接華東、華南地區,發展散糧火車、鐵路集裝單元化運輸和內河散糧運輸。

長江中下游通道對接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重點優化沿長江、沿運河節點布局,強化糧食集并能力、江海聯運發運能力和海運來糧中轉至長江流域的分撥對接能力,逐步推進內河散糧運輸船只的標準化,提升水運接發設施的專業化、標準化、集約化水平,促進水水、公水、鐵水聯運無縫銜接。

西南、西北通道重點沿主要鐵路干線打造省會城市和區域中心城市糧食物流節點,大力提升糧食接卸及分撥能力。優先發展公路、鐵路集裝單元化運輸,適應多品種、小批量以及多種質量等級運輸的要求;推動散糧火車的運行。

京津通道重點以京津冀協同發展為契機,以大型糧食企業集團及產業集群為基礎,以津冀港口群及京滬、京廣、京哈鐵路為依托,以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及結構布局優化為核心,發展公路、鐵路集裝單元化運輸等多元運輸系統,打造區域糧食物流聯盟,強化城市配送功能,合理布局城市近郊糧食批發市場,提升糧食應急保障能力。

華東沿海通道重點提升糧食海運接卸效率及對接能力,建設戰略卸車點,提高散糧火車接卸效率;進一步完善港口接卸疏運系統,提升臨港加工集聚區糧食快速疏運能力;推進供應鏈新型物流組織模式。

華南沿海通道重點提升糧食海運接卸效率及對接能力,建設戰略卸車點,提高散糧火車接卸效率;發展水水、公水聯運,完善珠江、西江等內河散糧疏運系統;推進供應鏈新型物流組織模式。

(二)打造“兩橫、六縱”重點線路

“兩橫、六縱”八條重點線路的流量約占全國跨省流量的65%。在重點線路上,著力推進“點對點散糧物流行動”,建成一批重點項目和部分中轉倉容,發揮集聚產業、穩定物流、帶動示范的作用。

沿海線路:主要連接東北、黃淮海、華東沿海、華南沿海四大通道;主要糧食品種為玉米、稻谷(大米);發展重點:依托大型沿海港口建設中轉設施,發展散糧鐵水聯運對接;重點發展節點:盤錦、滄州、日照、連云港、鹽城、南通、舟山、莆田、廈門、東莞、防城港等。

沿長江線路:主要連接華東沿海、長江中下游、西南三大通道;主要糧食品種為稻谷(大米)、玉米和大豆;發展重點:建設水水中轉設施,發展散糧江海聯運;重點發展節點:蘇州、南通、南京、無錫、泰州、鎮江、蕪湖、武漢、岳陽、重慶、瀘州等。

沿運河線路:主要連接黃淮海、長江中下游、華東沿海三大通道;主要糧食品種為稻谷、玉米、小麥;發展重點:依托沿運河碼頭,提升水運物流設施的現代化水平,發展散糧(集裝箱)船舶運輸;重點發展節點:濟寧、徐州、淮安、宿遷、鎮江、蘇州、嘉興、阜陽等。

沿京哈線路:主要連接東北、京津兩大通道;主要糧食品種為稻谷(大米)、玉米;發展重點:建設集裝箱散糧發運接卸設施,發展公鐵集裝箱散糧聯運和公路集裝箱散糧運輸;重點發展節點:佳木斯、齊齊哈爾、綏化、哈爾濱、白城、吉林、長春、通遼、四平、鐵嶺、撫順、沈陽、阜新、鞍山、北京、天津等。

沿京滬線路:主要連接東北、京津、黃淮海、長江中下游、華東沿海五大通道;主要糧食品種為稻谷(大米)、玉米、小麥;發展重點:依托糧食流量較大的企業,建設“點對點”散糧火車發運接卸設施,逐步推廣散糧火車運輸;重點發展節點:濱州、濟南、徐州、蚌埠、南京、上海等。

沿京廣線路:主要連接東北、京津、黃淮海、長江中下游、華南沿海五大通道;主要糧食品種為稻谷(大米)、玉米、小麥(面粉);發展重點:依托糧食流量較大的企業,建設“點對點”散糧火車發運接卸設施,逐步推廣散糧火車運輸,發展汽車散糧運輸和汽車面粉散裝運輸;重點發展節點:鄭州、漯河、荊門、長沙、衡陽、郴州等。

沿隴海線路:主要連接黃淮海、西北兩大通道;主要糧食品種為大米、小麥(面粉);發展重點:依托中轉量集中的節點,建設集裝箱散糧發運接卸設施,發展公鐵集裝箱散糧聯運;—14—重點發展節點:連云港、徐州、商丘、焦作、咸陽、天水、蘭州、西寧、格爾木、烏魯木齊、昌吉、伊寧等。

沿京昆線路:主要連接東北、黃淮海、西北、西南、華南沿海五大通道;主要糧食品種為大米、小麥(面粉)、玉米;發展重點:依托中轉量集中的節點,建設集裝箱散糧發運接卸設施,發展公鐵集裝箱散糧聯運;重點發展節點:襄陽、重慶、廣安、廣元、德陽、成都、資陽、昆明、曲靖、貴陽、六盤水、南寧等。

(三)布局糧食物流進出口通道

充分統籌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依托“一帶一路”建設戰略,推動糧食跨境物流的銜接與合作,逐步構建與八大糧食物流通道對接的糧食物流進出口通道。完善樞紐港口、鐵路、公路等各類口岸糧食物流基礎設施建設,逐步形成一批重要的進出口糧食物流節點。

東北方向,發展二連浩特、海拉爾、黑河、建三江、虎林、雞西、牡丹江等東北亞沿邊節點,形成面向俄羅斯、蒙古,連接東北亞及歐洲的糧食進出口通道。

沿海方向,發展環渤海、東南沿海等港口節點,提升沿海港口糧食集疏運能力,完善連接內陸的海上糧食進出口通道。

西北方向,發展塔城、吉木乃、阿勒泰、伊寧、喀什等節點,重點打造面向中亞、西亞的糧食進出口通道。

西南方向,發展保山、芒市、南寧等節點,重點打造面向南亞、東南亞的糧食進出口通道。

(四)提升區域糧食物流水平

優化糧食倉儲設施布局。統籌糧食倉儲物流設施建設,實現糧食倉儲物流一體化融合發展。以優化布局、調整結構、提升功能為重點,結合糧食生產、流通形勢和城鎮規劃,以及現有收儲庫點分布,合理改建、擴建和新建糧食倉儲設施,將糧食收儲能力保持在合理水平,實施收儲能力優化工程和產后服務中心建設工程。產區重點完善收儲網點、調整倉型結構、提高設施水平;產銷平衡區重點提升收儲網點的收購、儲備、保供綜合能力;銷區重點加強儲備庫建設、提升應急保供能力。注重區域及單點倉儲的經濟規模,實現資源效益最大化。發展基于橫向通風的平房倉配套快速進出倉技術,提高現有倉儲設施的物流對接效率,實施平房倉物流功能提升工程和物流園區示范工程。加強糧食產后服務體系建設,鼓勵糧食企業等多元主體建設產后服務中心,為新型糧食生產經營主體及農戶提供“代清理、代烘干、代儲存、代加工、代銷售”等服務。

發展區域糧食快速物流。完善收儲企業、加工企業、物流企業的散糧接發設施,支持標準化散糧(面粉)運輸工具示范,引導和形成散糧運輸的社會化服務,全面提升區域內糧食散裝化對接水平,實施物流標準化和裝備工程、應急保障工程;重點解決西南、西北區域內的散糧汽車運輸短板,全面推廣散糧運輸。突出節點的物流集散優勢,提供滿足多元化、多層次需求的經濟、高效、便捷物流服務。以物流為紐帶,促進倉儲企業與應急加工、配送、放心糧油企業開展合作,發展“原糧儲存、成品糧輪出”的業務模式,逐步實現糧食“常儲常新”,降低區域糧食物流成本。

服務糧食市場供應體系。完善批發市場的物流功能,推廣應用“互聯網+”技術,全面提升糧食市場信息化水平,大力發展糧食電子商務,推動糧食流通方式創新發展。健全成品糧油配送中心,構建城鄉糧食應急供應網絡,形成覆蓋城鄉的物流配送體系。

提升糧食加工物流水平。支持大型加工企業完善散糧接收系統和面粉散運發放系統,提升散糧設施對接能力;應用現代化物流模式,發展多元化運輸,完善產品配送系統;鼓勵加工企業積 極參與社會化、專業化分工,將物流業務外包給第三方物流企業。

培育第三方糧食物流企業。支持大型糧食企業加大資源整合和兼并重組力度,聯合鐵路、航運等企業優化糧食物流鏈。鼓勵糧食產業化龍頭企業進行物流業務重組,組建具有行業特色的第三方物流企業。鼓勵有條件的大型糧食企業(集團)建立物流戰略聯盟。鼓勵和支持糧食物流企業充分利用境內外資本市場多渠道融資,壯大企業實力。

(五)推廣應用新技術新裝備實現糧食物流裝備新突破。

充分重視信息化與糧食物流裝備工業化的融合發展,全面推進具有自主知識產權、核心技術的品牌裝備的研究開發與推廣應用,開發節能高效糧食物流裝備,促進裝備大型化、標準化、系列化、精細化發展;嚴把行業準入條件,鼓勵跨行業大型裝備制造企業進入糧食行業,帶動糧食物流裝備水平提升。鼓勵企業加大糧食物流裝備技術創新投入,提高企業自主創新能力。鼓勵高校、科研院所與企業聯合,推進以企業為主體的產學研用深度合作,積極推動科技成果轉化。

積極推廣應用新技術。大力實施“降本提效行動”,支持和鼓勵企業在糧食物流節點選用占地少、機械化和自動化程度高的快速中轉新倉型,采用標準化、高效低耗新裝備,提高糧食中轉效率,減少糧食中轉和運輸損失。根據不同區域特點,推廣采用綠色、先進適用的儲糧技術。加強公、鐵、水多式聯運物流銜接技術及標準化內河散糧運輸船只的研發與應用。推廣集裝單元化技術。

(六)完善糧食物流標準體系

推進“標準化建設行動”,完善糧食物流標準體系,加強糧食物流標準基礎研究,優先制修訂糧食行業急需物流標準。引導企業提高糧食物流標準化意識,逐步把支持和參與標準化工作作為增強企業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手段。加大糧食物流標準宣貫力度,全面開展解讀、培訓、試點示范和標準驗證工作;鼓勵物流企業實現建設、運營、管理全過程標準化運作;加強對糧食物流標準強制性條款的落實和監督。

(七)大力促進物流與信息化融合

發揮信息化對物流的支撐引領作用,促進糧食物流與信息化深度融合。推動糧食物流活動電子化、信息化,實現糧食物流活動各個層次、各個環節的信息采集全覆蓋。推動不同企業間以及企業與政府間公共物流信息的互聯互通和共享,利用信息化手段,提高糧食物流資源配置效率及組織化程度。利用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先進信息技術,改造傳統物流企業,重塑業務和管理流程,實現糧食物流各環節的無縫化銜接。

實施物流信息平臺工程,建立全國和區域性糧食物流公共信息平臺,形成物流信息化服務體系,提升糧食物流信息監管和共享水平。支持大型糧食企業建設糧食物流信息化服務平臺,與國家糧食物流公共信息平臺、國家交通運輸物流公共信息平臺等有效銜接;采集糧食物流相關信息,建立糧食物流數據庫,實現與上下游企業共享;應用地理信息系統、傳感技術,實時監控物流全過程,保證糧食數量真實和質量安全。

四、保障措施

(一)加強組織領導與協調

國家發展改革委會同國家糧食局將進一步發揮全國現代物流工作部際聯席會議作用,加強與財政、鐵路、交通、質檢等部門的溝通協調,明確責任、形成合力,切實解決糧食物流發展中出現的重大問題。各級地方政府要全面落實糧食安全省長責任制,加強統籌協調,指導發展改革部門和糧食行政管理部門結合本地實際,制定具體實施方案,抓好規劃相關工作任務的落實。

(二)加大資金投入與政策支持力度

對服務于國家宏觀調控的重要物流通道和物流線路上的散糧中轉設施和糧食物流園區建設,可結合現有渠道由中央預算內投資給予適當支持。進一步落實支持糧食物流業發展的用地政策,對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要求的糧食物流設施建設項目,加快用地審批進度,保障項目依法依規用地,支持企業整合存量土地資源建設物流設施。通過爭取專項資金支持,鼓勵糧食物流技術創新和示范,推動糧食物流裝備企業提升技術實力。鼓勵發展散糧火車和集裝單元化運輸,支持散糧火車入關運行。加強散糧火車的組織運營,提高散糧火車使用效率。

(三)拓寬投融資渠道

積極探索政府資金引導社會資金資本參與糧食物流設施建設的新機制,形成多元化、多渠道、多層次的投融資體系。發揮政策性銀行等金融機構對糧食物流業發展的支持作用,鼓勵政策—23—性銀行在業務范圍內對符合條件的糧食物流企業提供信貸支持,積極引導商業銀行為糧食物流發展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務。支持糧食物流企業運用多種方式拓寬融資渠道,鼓勵符合條件的企業通過發行債券和上市等方式進行融資。鼓勵社會資金以PPP等方式投資糧食物流基礎設施建設。鼓勵社會資本通過成立糧食流通產業創業投資基金,投資糧食物流裝備、信息化等領域中小科技型企業。

(四)強化人才隊伍建設

著力完善糧食物流專業人才培養體系,支持有關院校增設糧食物流相關課程。以提高實踐能力為重點,探索形成院校與有關部門、科研院所、行業協會和企業聯合培養糧食物流人才的新模式。完善糧食物流業在職人員培訓機制,加強糧食物流業高層次經營管理人才培養,積極開展職業培訓。建立健全糧食物流業人才激勵和評價機制,加強糧食物流業人才引進,吸引國內外優秀人才參與糧食物流經營和管理。

重大文件:發改委印發糧食物流業“十三五”發展規劃 提七大任務

關于我們
  • 關注奇輝
    關注奇輝
  • 關注門到門
    關注門到門
版權所有©版權所有奇輝企業 2012-2017 備案號:遼ICP備12006031號